玩慈利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34|回复: 0

罗显庆:杉木桥,永远的红军镇

[复制链接]
累计签到:287 天
连续签到:121 天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杉木桥,永远的红军镇
罗显庆
  杉木桥镇位于慈利县城西北32公里处的战马溪畔。
  杉木桥很漂亮,这里灵秀的一草一木,清奇的一沟一壑所呈现出的诗情画意,会让你留念忘返。当您驻足于此,认真聆听关于红军的故事后,你又会感觉到“红”在这里是一种信念和传承。
051.webp.jpg
  这座桥原本是寿官卓思真于万历年间建的一座杉木桥,杉木桥由此得名。同治壬戌大水冲圯,管盛典、卓九成、卓云程、李文衡、柴启达,万文德等募修费钱改建石拱桥。
  “我们的每个村都能数出十人以上参加红军的!”。杉木桥人没有说谎。
  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后,中央充分考虑了贺龙与湘鄂西的关系,于年底决定:(一)派贺龙回湖南;(二)周逸群同行;(三)成立湘西北特委。1928年2月,贺龙、周逸群带吴玉堂便与营长吴虎臣、连长吴远恒(三人均为杉木桥人)及贺锦斋、贺佩卿、贺炳南、王一鸣、张海涛、苏建章、黄金辉、王炳南等人随贺龙辗转上海、武汉,回湘西继续拉队革命(吴远恒回忆材料,完整地记录了随贺龙回湘西的十三人姓名)。一行人行至王家厂后,在刘文初家贺龙召开了会议,安排:苏建章、黄金辉打入石门罗效之部;吴远恒打入江垭徐小桐部;吴玉堂打入慈利朱际凱部。1928年6月,贺龙派谷丙奎前来通知吴玉堂、吴远恒归队。吴玉堂带着朱际凱部16人,吴远恒带着徐小桐部80人参加了贺龙的工农革命军,吴玉堂被任命为警卫队排长,吴远恒被任命为连长。
  杉木桥是慈利县城通往西北半县及桑、鹤之交通要衢,大革命时期,在党的领导下,这里的农民运动开展得轰轰烈烈,慈利县第一个区农民协会在这里建立,因而群众基础好。
  1929年8月湘鄂西前委常委、宣传委员、红四军第一路指挥部党代表张一鸣到杉木桥后,极力打听慈利的党员和进步青年学生的情况,动员他们参加红军。原在石门北乡活动的蹇先任自离开石门北乡后,即匿居在杉木桥舅舅家中秘密活动。当得知蹇先任在杉木桥舅舅家的消息后,即和其胞弟蹇先为一起找到她,要蹇先任到红军中去工作,蹇先任就此由地方转入红军部队工作了。贺龙同志当时说:“你是我们湘鄂西红四军中第一名女红军,第一名女共产党员。”即任命她为红四军首批干部训练队专职文化教员。红军官兵都尊称她为“蹇先生”。
  红军到达杉木桥,随即开展宣传活动:书写标语、张贴布告、散发《告湘西工农群众书》、《告湘西军人书》,各部队的宣传队分头演讲,宣传土地革命和苏维埃政权的宣言,宣传红军宗旨,号召工农群众加入红军。青年农民纷纷报名参加红军,仅一天一夜时间,就有三百多人参加了革命队伍。
  1933年1月29日,红军占领江垭后,挥师挺进杉木桥,这次又有一百多名杉木桥人参加红军。
  1934年3月19日,红军击溃驻守江垭的朱际凯团,再次攻占江垭,20日分路向江垭进发,21日晚折回江垭,仅一日一晚,又有百余名杉木桥人参加红军。
052.webp.jpg
七天扩大红军突击计划
  1935年4月,红军在江垭一带“突击扩红”,大大超过“扩大二千新战士”的任务,3000慈利儿郎参加红军。4月底,一队红军在杉木桥宣传扩红,一夜之间就有数百青壮年投奔,听说红军是穷人的队伍,几十名小孩苦苦要求参军,扩红小队见他们年纪太小,不肯招收,他们便赖着不走,扩红小队只得让他们进行爬山,择优吸收了几名“红小鬼”。解放后曾任四川军区副司令员的李德友就是这次参加红军的“红小鬼”。当时流行着一首歌谣:“扩红一百,只要一歇;扩红一千,只要一天;扩红一万,只要一转。”
  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让我们追忆一下几位杉木桥红军烈士的事迹:
  杉木桥镇出了吴虎臣、吴玉堂、吴子益、吴远恒四位红军团长,除吴远恒幸存外,其余三人都成了烈士。
  吴虎臣,1895年5月17日,吴虎臣出生在慈利县杉木桥湖丘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里。1926年夏,贺龙部进驻杉木桥,吴虎臣参军,不久贺龙任命他为队长。从此,他便跟随贺龙参加北伐、南昌起义,历任队长、连长、营长。
  1927年9月,贺龙率南昌起义部队在广东汕头与强敌激战,部队受挫。吴虎臣和连长吴远恒、吴玉堂等十三人随贺龙、周逸群辗转回湘鄂西创建革命根据地。1928年3月任工农革命军第四军特务队长兼学生队长。9月,龙毓仁旅从桑植向龙山撤退,吴虎臣随贺龙率特务队在小埠头的悬崖道上设伏,截其后卫,击毁敌人一个连。9至10月,贺部在石门渫阳、泥沙一带连续遭敌袭击,军参谋长黄鳌和师长贺锦斋相继阵亡,部队失散,1500余人的队伍减少到200余人。贺率部转移到鹤峰堰垭一带休整时只剩91人、72条枪。部队钻进深山老林,粮食、寒衣奇缺,风餐露宿,吴虎臣毫不动揺,和战士一起坚持战斗,到12月,部队又发展到六七百人。
  1929年3月,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改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这时,前委决定再次攻占鹤峰县城,贺龙令吴虎臣率特务队袭击县政府和团防局,夺取常备队的枪支。
  吴虎臣率领的特务队化装后潜入县城。这天正是农历正月初一,县城里的敌军政人员正忙于过春节,他们做梦也没想到,远在150华里之外的红军,经过一夜的急行军,已占领县城的制高点。吴虎臣率部直插团防局和常备队驻地,敌措手不及,大部分被击毙。这时,红四军主力一齐开火,敌招架不住,鹤峰城一举被攻克。
  1929年7月,吴虎臣升任红四军独立第二团团长。8月上旬,红四军进军大庸西教乡,受到土著武装熊湘熙部300余人的阻击。敌人在桥头、飞塔坡、教子垭、鸡爪岩等山头筑有坚固的石寨子,前委决定先集中力量进攻教子垭、飞塔坡两个主寨。王炳南指挥吴虎臣率独立二团进攻飞塔坡。吴虎臣率所部发起3次冲锋,均被雷石滚木所阻。他眼看正面强攻难以攻破,于是兵分两路,一路迂回至寨子侧面的悬崖下,悬绳攀登,一路由他亲自率领,人人头顶棉被从正面强攻。酣战时,侧面10多名勇士已登上悬崖,出其不意地突然出现在寨门前,一阵爆炸和扫射,冲破了寨门,敌慌乱向寨后溃逃,不少敌人摔死在悬崖下。战后,吴虎臣的独立二团被贺龙赞为“老虎团”。此之后,贺龙提议将吴富成改为吴虎臣。
  8月27日,红四军进驻杉木桥。吴虎臣率领部属在杉木桥宣传发动,号召工农群众参加红军。仅一天一晚时间,在杉木桥、通津铺一带扩大红军300余人。
  1930年2月,红四军发展到4000余人。吴虎臣调任第二路第12团长。7月4日,红四军与红六军在湖北公安会师,组成红二军团,红四军改为红三军,吴虎臣任红三军四师12团团长。
  1932年7月,吴虎臣调任红三军第七师19团团长。8月11日,国民党军队分头推进,全力围攻洪湖中心地区。这时,中央分局为取得粮食和物资,以便在洪湖地区与国民党军队作战,于是分兵“借粮”:以红九师、警卫师在熊口、连花寺一线御敌,七、八师向沙市、江陵、皂市进攻。8月14日清晨,八师毙伤皂市守军500多人,随即向荆州逼进,以阻止国民党军队向沙市增援,并相机夺取荆州。国民党据城固守,红军遭猛烈火力杀伤,被迫与之隔护城河对峙。七师攻入沙市街头,在太师渊、清龙观与川军激战,攻了几次未得手。下午,国民党援军赶到,红军再战不利,于当夜全部撤出战斗,向熊口、龙湾退走,“借粮”目的未达到。此时,贺龙、段德昌等提出集中主力转移到外线作战,寻机歼灭国民党军队有生力量的意见,但夏曦决定主力红军分为两路:红七师、警卫师、各县警卫团由夏直接指挥固守根据地;红八师、红九师和警卫师一个团由贺龙、关向应率领到襄北钳制国民党军队。
  贺龙、关向应率八、九两师在荆门地区打击川军,虽有小胜,却未能给川军以歼灭性的打击,也未能钳制进攻洪湖中心区的国民党军队。由于八、九师远离根据地,在伤兵安置、物资供应、兵员补充方面发生严重困难,战斗力进一步削弱。在一次行军中与国民党五十一师遭遇,贺龙率少数部队顶住了国民党军队的猛烈进攻,使全军未受多大损失。
053.webp.jpg
周老嘴后街,吴虎臣牺牲地
  在国民党重兵压迫下,红七师、警卫师节节败退。8月31日,国民党军第四十一师、第四十八师一四四旅进攻新沟嘴、杨林关。红七师进入新沟嘴、杨林关阵地,加固工事,从正面阻击国民党军队,以掩护瞿家湾地区的中央分局和省委后方机关。红七师面临强大国民党军队打得非常顽强,国民党军队以猛烈炮火轰炸红七师阵地,红七师伤亡惨重,阵地被突破,被迫撤到周老嘴。坚守杨林关的红21团英勇抗击国民党军队的进攻,全体官兵大部分战死。吴虎臣率19团在周老嘴筑阵地固守决战,掩护红七师机关和警卫师撤退。19团多次击退人的猛烈进攻,在突围中,吴虎臣不幸中弹牺牲,时年37岁。
  吴玉堂,1905年5月出生在慈利县杉木桥小尖山的一个贫苦农民家中。吴玉堂8岁读书,14岁毕业于溇东高小,由于家庭贫寒,无钱升学,便回家务农。
  1925年春,贺龙率部途经杉木桥,吴玉堂便告别父母,参加了贺龙的部队,在其堂兄吴虎臣的连队当了一名战士。
  1925年夏,贺龙部开往湘西途中,在永顺高峰与叶开鑫师遭遇,展开激战,连队在的吴虎臣指挥下,作战勇猛,多次击退叶部的进攻,吴玉堂在此次战斗中立下了战功。
  1926年5月,贺龙率部从铜仁出发,挥师北伐,部队顺沅水而下,先后攻克沅陵、桃源,进占了常德。是年9月,部队奉命北上讨伐吴佩浮,又相继攻克了澧县、石门,进军湖北,占领宜昌。在此期间吴玉堂又屡立战功,被升任为排长。
  1927年6月,贺部调防武汉,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7月下旬,吴玉堂随贺龙开拔到南昌,参加了“八一”南昌起义。8月3日吴玉堂随贺龙部进军广东,部队在汕头受挫,吴玉堂随贺龙辗转上海、武汉,回湘西继续拉队革命。一行人行至王家厂后,在刘文初家贺龙召开了会议,安排苏建章、黄金辉打入石门罗效之部;吴远恒打入江垭徐小桐部;吴玉堂打入慈利朱际凱部。
  1928年6月,贺龙派谷丙奎前来通知吴玉堂归队。吴玉堂带着朱际凱部16人参加了贺龙的工农革命军,吴玉堂被任命为警卫队排长。
  1929年7月,国民党陈渠珍部向子云旅,以两个团的兵力进攻桑植。向部团长周寒之率领2000多人向南岔逼进。贺龙决定让敌在南岔渡河,迫其背水作战,集而歼之。当敌人进入城北一带时,红军从东门、北门发起攻击。吴玉堂率领全排,冲入敌阵,一阵扫射,迫使敌人向南岔河败退,红军乘胜追击,敌周团抢渡不及大部被歼,团长周寒之斃命。敌旅长向子云不甘失败,亲自率2000多人再次攻打桑植县城。7月14日晚,红军撤出桑植县城,将主力埋伏在桑植城北一带,另一部于西界、茅界设伏,断敌后路。15日晨,敌特务营从赤溪渡口过澧水,进入县城,其余敌军渡河跟进。贺龙抓住敌兵力分散之机,命令红军围歼城内之敌。吴玉堂率全排为独立团打前锋,从八斗溪插至汪家坪,在吴排和独立团的截击下,敌断了后路,大部被歼,敌旅长向子云溺水而亡。此役吴玉堂因战功被提为独立二团营长。
  1930年7月,红四军与红六军在公安会师,组成红二军团。吴玉堂担任第四师第12团团长,先后率部参加了多次反围剿战斗。
  1932年3月,吴玉堂调任红八师24团团长。5月,湘鄂西根据地领导权由夏曦把持,夏曦大搞肃反扩大化,许多红军干部被当作“改组派”被杀害。
054.webp.jpg
周龙关于吴玉堂被害的回忆材料
  1933年2月,吴玉堂率部转移到鹤峰县境的岩板河、金果坪一带时,吴玉堂与九师师长段德昌夫妇、参谋长王炳南,独立师师长黄冠白等一同作“改组派”被捕。5月1日,夏曦和政训主任江器在金果坪召开了“公审大会”,会后,吴玉堂与段德昌、王炳南,黄冠白一同被冤杀。吴玉堂时年28岁。1956年,吴玉堂被平反昭雪,追认为革命烈士。
  吴子益,又名子玉,1902年8月出生,慈利县杉木桥湖丘人。吴子玉少年跟人学木匠,成年后以木工为生。1924年5月初的一天,他给本乡财主周家做家具,周母向其姘夫卓乡长诬吿子玉偷了一块木料,卓带乡丁将子玉毒打一顿,并逼子玉赔偿木料。吴子玉又气又恼,痛恨财主与旧官僚,便弃艺从戎,于1924年5月13日奔大庸参加贺龙部队,在同村好友吴虎臣手下当兵。
  由于吴子玉作战勇敢,不久便升任贺部第一营补充连第一排排长。1925年夏,贺部从常德、澧县开往湘西,途经永顺县高峰坡时,与北洋军阀叶开鑫的部队遭遇。吴子玉带领全排迅速抢占有利地势,居高临下,勇猛作战,打退了叶部多次进攻。此役后,吴子玉因战功提升为贺锦斋团一营-连连长。
  1926年5月,吴子玉随贺部从贵州铜仁出发,沿沅水而下,直捣桃源、常德,赶走了驻常德的北洋军阀,驻防常德。不久,贺部由常德出发北上。吴子玉率连与兄弟部队进攻澧县,歼灭大部守敌,吴连士兵活捉了敌守城司令。
  攻克澧县后,贺部继续向湖北公安县进发,到斗湖堤遭遇吴佩孚的援军。贺龙据敌情决定:以两个团从正面进攻,另一个团绕道迂回到敌后,形成夹击之势。吴子玉连担任先锋,他带领连队一夜绕行百余里,插入敌后,对敌发起猛烈攻击,敌腹背受敌,抵挡不住,仓皇逃往长江北岸。贺龙率部紧追,一举攻克宜昌。
  1927年春,贺龙奉命率部由宜昌赴鄂城整编。整编后贺部继续北伐,部队很快进入河南边境,吴子玉连又担任先锋连,在攻克江山武胜关时,吴连又立下了赫赫战功。
  1927年6月,贺龙部队回武汉整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同年7月下旬,吴子玉率全连紧跟贺龙部以“东征讨蒋”为名,从武汉出发,乘轮东下九江,旋搭火车到南,参加了“八一”南昌起义。8月4日,吴子玉又率全连随贺龙南下广州。9月下旬,起义部队在潮汕地区遭国民党重兵围剿,战斗失利,部队被打散,吴子玉便辗转回杉木桥湖丘。
  1928年春,吴子玉得知贺龙又回湘西组建工农革命军,便赶往桑植投奔贺龙,被贺龙委任为吴虎臣特务队的中队长。同年7月初,工农革命军改编为红军第四军。19日,贺龙分兵向慈利进攻,特务队经茅花界进抵江垭,江垭团防徐小桐部佯作抵抗,特务队进驻江垭修整后,于22日开往杉木桥。见吴子玉与吴虎臣回到了杉木桥,他俩的亲朋好友竞相来投,一夜间就有20多人参加了红军。
  1930年7月,红四军与红六军在湖北公安县会师,组成红二军团。吴子玉随红二军团辗转游击在湖南、湖北交界的长江两岸。1932年,吴子玉升任警卫营营长,继续随部在洪湖、襄樊一带打游击。
  1933年7月,吴子玉升任红三军七师21团团长。同年10月,蒋介石对洪湖发动“围剿”,由于“左”倾错误路线的统治,造成了红军的巨大损失,吴子玉率团随贺龙撤离了洪湖革命根据地。
  1934年6月,贺龙率部进入贵州,10月与红六军团会师。红二、六军团向湘西进发,袭占永顺、慈利、桃源,围攻常德,威胁岳阳和长沙。
  1935年1月,蒋介石调集10多个师的兵力向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压来,红二、六军团广泛开展武装斗争,攻占了慈利、石门、澧县、津市、临澧等城市和广大地区。吴子玉身先士卒,带领战士冲锋陷阵,屡建战功。
  1935年11月19日,红二、六军团在桑植县刘家坪誓师,开始长征。12月4日,各路红军部队于溆浦底庄东北地区集结,此时,吴子玉已调任六师16团团长。11日,部队由溆浦的谭家湾、底庄、桥江等地出发,兵分两路急速向东移动,佯渡资水。17日,吴子玉率领16团在鸭田与敌晏国清部遭遇,展开激战,毙伤敌军六十余名,俘虏百余人,然后掉头南进,抵高沙、洞口地区,又调头西进,转向绥宁。12月底,在黔阳的托口再次抢渡沅水,北进芷江,把国民党部队远远地甩在身后。
  1936年1月5日,红二军团四、六师由龙溪口、晃县返回,傍睌赶到锏溪,然后一部向新店坪、便水急进,控制新店坪、便水浮桥,阻敌援军。吴子玉率16团与敌95团遭遇,吴子玉指挥部队速以不可阻挡之势猛袭敌团,打得敌人横尸遍野。1月12日,红军攻克石阡后,转移到乌江以西的黔西、大定、毕节一带战斗,开辟新的根据地。3月初,云南、贵州的敌人以及蒋介石的嫡系部队向红军形成包围之势,红军撤出毕节,向云南转移。18日,打下盘县,跳出了敌人的包围圈。31日从盘县出发,连克楚雄、镇南、祥云等地。此间的战斗中,吴子玉带领16团取得了一次又一次的胜利。
  1936年4月24日,红军渡过金沙江,进入川西高原,翻越大雪山。7月2日,红二、六军团到达西康甘孜,与红四方面军会师,红二、六军团与红32军组成红二方面军,吴子玉调任方面军管理科长(四科科长)。组成后的红二方面军,由甘孜出发北上,进入茫茫草原,行进途中,吴子玉所在的一部后勤队与敌军遭遇,他指挥保卫部队沉着迎敌,不料被敌人一颗子弹射中头部,吴子玉落马阵亡,时年34岁。
055.webp.jpg
部分幸存老红军及知情人的证明
  有许许多多的杉木桥籍红军战士血洒疆场,有许许多多的甚至没能留下他们的姓名。但这些红军烈士却给后辈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老一辈的杉木桥人常给晚辈们讲红军的故事,这种传承让杉木桥人充满了对家乡的爱,对家乡的发展充满信心。
  杉木桥,永远的红军镇!
  不朽功勋彪炳史册,红色记忆永不磨灭。
(来源:走读慈利  作者:罗显庆)

上一篇:听雁亭记
快乐慈利,幸福传递!欢迎来玩慈利网!https://www.wancili.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部分内容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2011-2020 欢迎转载 请注明文章来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