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慈利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查看: 4234|回复: 1

杜方庆:困难时期的山野美食

  [复制链接]
累计签到:864 天
连续签到:32 天
 楼主| 发表于 2021-8-18 17: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困难时期的美食
(作者:杜方庆)
  我生于60年代,生活的困苦是一种磨砺,也是一种财富,现在回忆起来,挥之不去的是儿时困难的日子。
  幼时家庭,为了一口吃的,春天的野菜是去年冬储的白菜、萝卜,说是炒菜其实就是清水煮菜,有盐放就行,吃起来没滋味,有时家中没盐了,就到别人家去用汤匙借一汤匙。想起来你们不信,那个时候好多家庭连两分钱一盒的火柴都买不起,我邻居杜家笑每天早上做饭,先用草把到我家烧火做饭的灶堂里夹明火柴头放到草把里,回家在生火做饭。
  我们新桥有个代销店是赵家岗公社供销社在新桥片设的一个点,职工叫赵支书,在我们新桥村代销店,他们一家住了十多年,儿时生产队有木子树,到成熟时大人就上树用竹子刀采下来,然后生产队社员就到仓库里去,木子是白色的颗粒,和现在的黄豆差不多,放学后小学生都上山到木子树下捡颗粒,木子一粒一粒的,然后卖到新桥代销店,我记得我卖了三次木子得了一角两分钱,我亲弟弟杜方明看到我有钱了,就对我讲,他好想吃面粉做的一分钱一个的饼子,若有瓶盖大。我舍不得钱,不肯,老弟就反复找我要,最后我拿出了五分钱买了五个小饼子,给老弟三个,自己两个,那个饼子是我一生中吃起来最香最可口的东西,回味无穷。老弟拿到饼干后,又讲他过年没吃到酒,不知酒是什么味道,并要我给她买一分钱的酒,我问经销店的老支书,他讲一分钱不好卖,至少要五分钱可买一两白酒,最后给老弟买了一两白酒,她吃了欢天喜地,经销店旁边住的王宏一家,有一次有一个人把一分钱掉到铺台木板下面去了,弄了好久弄不出来就走了。王宏红的小儿子(老四)看到后,弄一长木条把手伸到磨板下,弄了半天把一分钱弄出来了,到手后欢天喜地高喊,我有钱了,我有钱了。
003.jpg
红薯
  到赵家岗中学读书时,那时每个学校都有学农基地,基地种有农作物,全部由老师带学生耕种,我记得赵家岗中学的学农基地在于泉上面,有一次学校组织挖红薯,挖完后我们新桥大队的几个同学有杜方炎、赵新国、王美祥、曹佰青和我,几个人提议到学校学农基地挖了红薯的地里去捡红薯去,因大家平时都没吃饱,都想红薯吃,于是大家每人带一把锄头到地里开挖翻找半截未挖到的红薯,经过大家一个多钟头的努力,终于有了一大脸盆,然后几个人就到溪中洗干净,都说今天发财啦,可以吃一顿红薯了,这时杜芳炎站出来说,这点红薯吃什么我一个人生吃都少啦,结果我们几个就打赌。他一个人生吃完,因我们想那么一大脸盆,红薯他肯定吃不完,于是我们约法三章,生吃完了我们输。没吃完他负责一个人再捡两盆红薯来。杜芳艳当场拍板成交,然后他坐在岩头上开始生吃起来,约吃了近一个小时,他全部吃完了,那时的人平常无油无菜,肚子是天坑,啥都能吃。
  困难时期,平常没饭吃是平常事,吃了上顿没下顿,我读初一时,有一天早上起来家中没饭吃,我饿着肚子去上学,那时读书都是跑学,也就是早上去上学,放学后走回家,那天回家后晚饭也无着落,空着肚子一天没吃东西,第二天早上我妈妈跟我讲,要我到蒋家坪杜小荣家去借一升米,也就是我现在的丈母娘,我背着书包,清早就跑去蒋家坪,站在她家门口,反正也不进门。她发现后就问我有什么事我也不开口,那时家家都一样,没有多少余粮,但她一猜就知道我是来借米,就把我喊进屋。给我借了一满升米,也就是两斤米,我回家后把一升米做成了饭。因实在太饿了,不知不觉一个人把两斤半米的饭全部吃完了。我知道自己做错了事,弟妹还未起床,母亲一人在山上挖地,我偷偷地一个人跑学上学了。
  回忆儿时往事,不堪回首,但也值得留念。现正值疫情阶段,希望大家不要忘记过去的岁月,在疫情期间,同甘共苦,渡过难关,共迎春风到来。
  父母的养育之恩深似海,大于天,记得有一年在青黄不接的时候,也就是古历五、六月间,稻谷未熟,小麦未到收割时,家中揭不开锅啦。无饭吃了,因为我家五口人父亲在外地工作,农村家中就我妈妈一个劳动力,要养活我们三姊妹实在不容易,又是一天没吃饭了,我母亲实在想不出办法了,就拿家中的刀到未成熟的家中自留地中小麦地里把未成熟的小麦割下来,然后弄回家去壳再用石磨磨成浆。到铁锅中做粑粑,弄熟后分四碗装好,每人一碗,妈妈的一碗明显少些,她是家中的劳动力,白天还要在生产队劳动,我们弟妹三人吃到口中,感觉这是世上最美的食品。美味可口,可怜天下父母心,在那个困难时期把我们养大确实不易,唯有报恩。心中才稍安,父母在世时,从我懂事,直到双亲过世。我一生从未对父母讲过一句重话,百依百顺,现在双亲不在了,想起往事,心中感觉很空虚,再没有回家看望父母的机会了。故我们在世的每一个人,应感恩父母的养育之恩。
微信图片_20210818171200.jpg
茶苞
  儿时美味,每逢春耕忙时,生产队会分配部分妇女给牛割牛草,割牛草是一份苦差事,一天要割几百斤,还要送到跟前牛旁边,我妈妈报名参加,割牛草为的是在割牛草时,山上的茶树上的结的茶包有了茶子。采了回家可以生吃,也可以熟吃,为的是填换肚子。吃时比现在的水果感觉强多了,(现在没人吃了,味道差),有时光吃茶包就当一顿饭,当时很多家庭也这样。
微信图片_20210818171136.jpg
木瓜
  在赵家岗中学读了一年初中后,父母为了我能读高中,决定把我转到龙潭湾中学去读书,当时龙潭湾中学的校长是我们新桥村胡家沟人胡祖保老师,胡老师的小儿子胡子华当时也在龙潭湾读小学,这样就有了伴,基本上每周五放学后,我就和胡子华从龙潭湾中学动身,翻山越岭,上土地垭,过三家店在上枫树湾一同回新桥家,周日又一同去学校,每一趟走下来约两个多小时,初二上学期约古历九月开始,土地垭高山上的木瓜成熟了,每次回家和上学,都要摘木瓜吃,因为饿的原因,胡子华当时比我小,他就在路边等我,由我上山采摘,把木瓜树枝拆断后带到路边,分给胡子华一些,两人就坐在路边岩上。开始吃木瓜子,吃饱吃好为止,然后把木瓜将摘下来放书包里带回家给弟弟妹妹吃,后来每周五傍晚弟妹都在家外路上等我,好摘木瓜籽吃,看着弟妹吃木瓜子高兴的样子,我心中也同样高兴。
(本文作者杜方庆,现为慈利县供电公司职工)

上一篇:杜方庆:回忆40年前在江垭的读书生活
下一篇:抗疫日记:白云深处有人“家”
快乐慈利,幸福传递!欢迎来玩慈利网!https://www.wancili.com
累计签到:1 天
连续签到:1 天
发表于 2021-8-18 20:50:17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117.163.192.*(江西省赣州市移动)的土豪网友游客赞赏本文17元聊表心意,然后叹了口气,轻轻道:这篇文章,我一定要收藏起来,世世代代传下去!
快乐慈利,幸福传递!欢迎来玩慈利网!https://www.wancili.co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部分内容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2011-2022 欢迎转载 请注明文章来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