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慈利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查看: 3008|回复: 0

渡船坡下有渡船——读黄礼攸“新时代的桃花源”系列作品

[复制链接]
累计签到:1168 天
连续签到:89 天
 楼主| 发表于 2022-9-19 19:54: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黄礼攸是中国油画界近年涌现出来的优秀中青年艺术家代表,他不断在写意油画领域中探索艺术创作的语言和方法,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近些年来,他走遍了中国的大江南北,无论是“天下黄河”还是“万里海疆”,都有他写生和展览的足迹。虽然自古以来,行万里路是画家基本的要求和素质,但“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古训,对于黄礼攸而言更有新意,那就是作为生活在这个时代的画家,只有力行万里路,才能了解新时代的中国社会发展的新面貌,才能创作出具时代气息的精品力作。通过这些年来的写生创作活动,黄礼攸把所见所闻,融汇于自己的所思所想,落在笔端的则是数百近千的油画作品。
微信图片_20220919195243.jpg
  古人行万里路,是观自然之景,成胸中丘壑,也不乏细致观察自然进行写生的传统。自五代、宋以来,写生也是艺术家必不可缺少的环节,无论是荆浩的《笔法记》,还是郭熙的《林泉高致》,都对如何细致地观察自然景物,描绘不同季节、不同时间的风景,做了深入的研究和分析。黄礼攸以写意油画作为自己的研究课题,就是想从传统中国绘画的方法论中寻找属于自己的油画表达,形成自己的语言和面貌。因此,这些年依靠写生、创造,再写生、再创作,不断地循环往复,逐渐精进语言,构建了画面的形式与结构体系。
微信图片_20220919195255.jpg
  当然,作为湖南人的他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把自己的家乡放在心里。最近十年,他一直关注张家界这颗湘西明珠的发展。画家关注张家界是40年前从吴冠中先生开始的,那奇异的山川,秀丽的景色一直是画家向往之地。与大家一样,黄礼攸首先是对张家界雄奇的风景有表达的欲望,通过一系列的写生,创作了一大批描绘张家界自然风景、风土人情的油画作品。其中既有像《远眺槟榔坪》《张家界之春》这样大山大水之作,也有像《三月劳子营》《听雨》等表现农村日常生活的小品,还有如《绿色仙人溪》《空谷幽风》带有强烈表现性的写意,他的这些油画反映了张家界的山山水水、方方面面,题材丰富,语言多样。经过十年不间断的创作,他对于用油画表现张家界充满自信、游刃有余,语言的娴熟和技艺的精进,使他更加关注艺术本体表达的更多可能性。
  现代艺术史上卓有成就的画家都关注艺术本体的探索,而任何一位聚焦绘画本体语言的画家,都会在某个母题上格外的下功夫,通过对某一母题的反复写生、创作寻找绘画表现的灵感和语言的多种可能性。黄礼攸在十多年前无意中在张家界发现了渡船坡这个地方,它是张家界城郊澧水河边一个岩石崎岖却桃树满坡的无名之地。尽管这个地方名不见经传,却在每年3月桃花盛放,传递着生命的活力和盎然的春意。在这里,他旅居寻常百姓家,循水边岩石,看花开花落,细致地观察桃花、桃树和那些形状奇特的山石。他的写生不仅是对这片山坡的真实记录,也通过画面桃花的“点”、桃树的“线”和奇石的“面”形成了他画面的形式结构,在色彩关系上则是以桃花的粉红和桃红为中心展开补色的系统构建,根据画面所要表达的氛围,时而对比强烈,时而温婉和谐。以写生为基础,黄礼攸在自然当中获得了鲜活的艺术体验,这使他以桃花为母题的创作更为灵动和富有生机。
微信图片_20220919195259.jpg
  桃花是中国知识分子寄情山川,澹泊悠然的象征,陶渊明的《桃花源记》所描述的意境,是后世文人的乌托邦和精神追求。中国古代文人画家多有画桃花者,有人甚至深居桃林,寄情桃花,留下传世之作。明四家唐寅曾在《桃花庵歌》里写道“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有桃仙……”,表达了乐于归隐、淡泊功名、不愿与世俗交接,追求闲适的生活态度,桃花因与“逃”同音而具隐者之意,更体现出追求自由、珍视个体生命价值的精神。礼攸画桃花,想的也是那份悠然,因此,在他的创作中,桃花源便成为了他精神的表达和生命的寄托。
  与西方现代绘画不同的地方在于,桃花作为母题,不仅是在画面上的纯形式语言的探索,更具有深厚的精神文脉。以油画的形、色、笔触,书写桃花,寄情山林之间;以写意的皴、擦、点染,涂绘心象,放歌渡船坡上。从《彼岸花落声》到《争花不待叶》,从到《乱红如雨坠窗纱》到《只见桃花不见人》,虽然满眼都是花、桃、春、色,却毫不轻俗,画面明丽高雅,风格秀逸清俊,如音律回风舞雪,意象生动鲜明而有深意。
微信图片_20220919195302.jpg
  黄礼攸的桃花源写在画上,藏在心里,用他自己的话说是眼中的桃花源、想象中的桃花源和心中的桃花源。在这十年他所创作的系列作品当中,大体可以分为三个方向:一画奇石林立、桃花灼灼,二画碧水桃林、深潭徜徉,三画点线面色、胸中意象。概括看来,一画写生,取桃花之美,传自然造化;二画写意,借桃花隐喻,抒诗意人生;三画传音,集桃林春色,奏时代华声。在不同的作品方向上,黄礼攸有不同的画面表达,时而语言浅近,意境清新,回旋委婉;时而沉吟厚重,蕴涵无限张力。与古人的桃花源不同的是,一派欣欣向荣之后,黄礼攸把对自由的表达,建立在个人与时代和谐之上,他在渡船坡上的经历及其画作所折射的新时代十年的发展,寓写了乡村振兴的意涵。他心中的桃花源也就不再是唐寅笔下的桃花庵所描绘是出世的潇洒,而是入世的激越;那“桃花坞里桃花庵”的孤影,变成了“渡船坡下有渡船”的盛景,而“新时代的桃花源”则是黄礼攸油画创作中闪耀的品色高光。
(作者系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上一篇:王焕玉:昔日龙潭湾里的向家封合
下一篇:王焕玉:在那民办教师的年代里
快乐慈利,幸福传递!欢迎来玩慈利网!https://www.wancili.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部分内容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2011-2022 欢迎转载 请注明文章来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