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慈利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642|回复: 0

网友详细论证,不由你不信:张灵甫极有可能是中共地下党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2 20:51: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16.jpg
  关于张灵甫的事,网上炒得不可开交。但双方的立论都基于一个似乎不言自明的假定,即张是坚定的国军将领。不过,如果我们仔细分析,至少能够发现张灵甫身上的五大疑点。通过对这些疑点的思考,我就有足够充分的理由得出一个结论:张很可能是个余则成,他使用非常微妙而巧妙的手法,促成了蒋帮武装力量的覆灭。
  下面,我就来解剖这五个重大疑点。
  第一个疑点,是张为何投笔从戎?
  这个问题之所以成为疑点,是因为中国素有“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的儒家传统。张于1923年就读北大历史系,距离大家都以为很“民国范儿”的文人只有几里之遥。如果他是儒家传统的继承者,那他有什么理由去当兵呢?
  当时,大学生当兵是极为罕见的。即使到了1944年,远征军向西南联大等大学招兵充当翻译官,一开始应征者也寥寥,何况1923年乎?
  但张为什么要去当兵?
  这就得用1944年来解释1923年。毕竟在1944年,远征军最后还是征到了不少兵。为什么?因为闻一多等人作了征兵动员。他说:“现在我们在政治上受压迫,说话也没有人听,这是因为我们手里没有枪。现在有人给我们送枪,这是一个最好的机会。不管怎么样,我们要先把枪接过来,拿在手里,谁要反对我们,我们就先向他下手。”结果学生们就纷纷应征,其志不在于为蒋卖命,而在于掌握枪杆子反抗蒋王朝。
  张就读北大历史史系,当时该系的系主任可就是李大钊,左翼思想可谓活跃矣。因此,张很可能是受李影响,带着“掌握枪杆子,争当特洛伊木马”的目标去当兵的。这是他成为余则成的重要思想基础。
  第二个疑点,是张为什么要杀妻?
  右右们普遍用张妻偷文件故尔被杀来证明张罪不至死。这种说法可能沾到了一点真相,但不幸还是与真相擦肩而过了。其实,他们应该这样追问下去:
  是什么文件值得张灵甫动枪杀人?
  正确答案是:那一定是会致张于死地的文件,所以必须牺牲一条命,从而保护情报网,避免自己的无谓牺牲。
  那么,什么文件能够致张于死地?
  国军官方文件?不对。如果张妻偷的只是官方文件,张只是过失泄密犯罪,罪不致死。相反,如果他把老婆扭送到情报机关,甚至还会得到表扬和提拔。因此这不构成杀妻的理由。经过我的精心研究,发现正确的答案只有一个:那份文件是张写给某方面的密件,这个文件内容非常重要,如果落到国军手中,张就死定了,还会牵连很多人。
  所以,他宁愿杀老婆,也得防止那个文件落入国军反间谍机构的手中。这样,事情的脉络就清楚了:那天,他已经写好了一个密件,但不慎把它放在家中一个不安全的地方。他离家到部队后,才意识到危险的迫近,立即提前赶回家中,结果不出所料,他发现那封密件有被偷拆和阅读的迹象。更令他震惊的是,老婆竟然装做一无所知的无辜表情,这更让他坚信她是一个职业反谍报人员。于是他也装作很镇静的样子,对老婆说:亲,咱们从淘宝购来的萝卜也该长大了吧,让我们去地里收获一些来做菜。
  于是,他乘老婆低头收萝卜的时候,掏出枪来杀了她。
  他向军事法庭声称:杀妻的动机是女方不忠。
  在监狱里,他可能会感到后悔,因为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的妻子是国军的反间谍人员。但后悔已经没有用了。他必须忍住内心的巨大痛苦,去英勇地打鬼子,以此弥补自己冲动所导致的过失。在这件事情上,他得庆幸自己在蒋手下做事,因此有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如果他作为毛的下属,则必然难逃一死。
  第三个疑点,是张与周公、胡宗南的关系。
  张是周公的学生。但是,我发现历史界竟然没有人去研究过张与周公的关系。这是一个十分奇怪的现象,但也是一个必然的结果。因为如果要掩盖张作为“潜伏者”的身份,就必须糊模张与周的关系。然而,公开的报道仍然向我们透露了一些值得注意的信息。
  据报道,1970年代,周公在接见王玉龄时,表示自己对于没有能够救张而难过。
  足矣。这已经足以证明在周公心中,是把张视为一个有价值的学生的。我们必须明白:对于一个共产党领袖来说,判断一个学生是否有价值,不仅得看他的业务才干,更得看他的理想信仰。因此,我觉得有足够充分的理由认为:张很可能是周公的“下属”。
  周公在黄埔军校任职时,不仅为国民党培养军事人才,也注意为未来的中国培养理想主义战士。显然,张当时就受到周公的影响,甚至很可能已经“站了队”、“入了伙”。这不奇怪。毕竟,在当时的中国社会,越有文化的人,就越是赞同社会主义。张在大学时代已经受到李大钊先生的影响,再加上周公的教育,其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这里,我们还必须考察张与胡宗南的关系。
  右右们都声称胡宗南是一个可恶可恨可怕的余则成。特别是狗屎派历史小说家脏绒在其著作中坚定不移地咬住这一点。如果我们相信脏绒及其同道者,就必须追问这样一个问题:胡宗南为什么会欣赏张?
  显然,胡不会仅仅因为张能打仗就欣赏他。如果是欣赏一个意识形态上对立的能干者,那是幼稚可笑的,在很大程度上也是自寻死路。因此,胡必然是因为张与自己志同道合,于是才加以青眼,一路扶持的。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张在其成长道路中与这些长官结下不解之缘,那不是偶然的,而是必然的。这其中的必然性,就在于他的思想观念是站在蒋的对立面的。这就进一步证明了张极有可能是个余则成。
  第四个疑点,是张在孟良崮战役中的表现。
  张的孟良崮之战,是人类战争史上的最大奇观。其中最大的怪事,就是解放军居然能够以弱势兵力,在国军的重重包围中吃掉了国军五大王牌之一的第七十四师。虽然史家对此提出了多种解释,但目前尚未有人探讨过张作为潜伏者的作用,就无法从根本上打破历史的谜团。
  我认为,张在孟良崮战役中发挥的潜伏者功能,一个就是居然放弃自己的重装备优势,把部队放到一个既没有水源,又无法挖掘战壕的石头山上。这其实是“自废武功”之举,除了那些因为胳膊上长个粉刺就举刀断臂的壮士,任何有理智之人都不会那样做。但这不能用“愚蠢”来解释,只能用“使坏”来说明。因为他要给解放军创造一个容易攻击的态势,把这块肥肉放在一个易取难守之地,白送给人家吃。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解释能够说明白张的奇怪部署。
  他作为潜伏者,还发挥了另外一个重要的功能。要知道,当时国军本可以轻易包围攻击七十四师的解放军,但终于无所作为,任由解放军吃掉了这个王牌部队。这是为什么?显然,唯一正确的答案是:张事先设下了离心计。
  战前,他故意摆出“傲慢自大”的架式,搞坏与所有兄弟部队长官的关系,使得他们不愿意跟自己合作,从而毁灭国军体系的协同性,为解放军各个击破创造良机。现在,我们看当时国军将领的回忆录,都会发现他们根本不理解张那时有什么资本可以“傲慢自大”,这足以说明张是故意演戏以激怒他人。战中,他又摆出“不可战胜”的气概,向蒋表示“末将完全可以持久作战,吸住共军”,使得蒋公放松警觉,没有及时驱迫其他部队予以协作。等到战局吃紧,张才装做慌张的样子,惊呼“顶不住”,要求友邻增援,但这时已经来不及了。
  可见,孟良崮战役的实质不是国军“中心开花”,而是共军“里应外合”。但有人会质疑说:那张还不如阵前起义,把一个整编师交给解放军,岂不更好?但这个主张是不切实际的。因为张毕竟处于潜伏状态,平时都是小心谨慎地隐藏着真实身份。要知道,七十四师作为蒋的王牌部队,布满特务人员,张的任何不小心都会招致灾难性后果,所以他并不敢大举发展自己的势力,阵前起义更是危险的,失败的机率极大。自然,他不会轻举妄动。
  况且,从战略的角度来看,让解放军消灭国军的一支王牌部队,在军事上的效果远好于让一支王牌部队起义。因为这证明了解放军的强大作战能力,足以让那些坚决反共的顽固分子感到消沉气馁,让本来就怀疑内战的国军将领对内战前景更加感到悲观失望,这其实是直接瓦解了国军的战争意志。而任何一支军队,只要没有了战争意志,实际上就已经等于宣布战败。
  事实上,他也没有让整个七十四师灰飞烟灭。华野战史记录了这样一件事:孟良崮战役结束后,华野打扫战场时发现战果中少了三千敌军,遂下令搜索,结果在一山沟中将其全部捕获。后来这些官兵多数都加入了解放军。这其中的蹊跷是:解放军在统计战果时固然以严谨而闻名,但华野如何能够在如此紧张的时间中,从容进行如此精确的统计?其实,事情真相很可能是:华野其实知道那地方有那样一支部队。而如此精准情报,显然只能来自于张灵甫指挥部:似乎可以说,他故意让多达三千人的部队不投入战斗,然后让他们完整地被解放军接收。这也是一种“阵前起义”。
  第五个疑点,是我方对于张的态度。
  有人说:张既是潜伏者,为何惨死于战场?
  这就必须注意孟良崮战役中我方的一个口号:“攻下孟良崮,活捉张灵甫!”
  这其实不仅是一个口号,其实也是一个命令。这是一个让所有指战员都牢记于胸的命令。注意:是“活捉”,这就是说,不允许击伤,更不允许击毙。
  为什么对于一个强敌的指挥官,要下一道如此严厉的命令,必须予以活捉?这其中的道理难道还不明显吗?
  但很不幸,子弹是不长眼睛的。张将军终于在红旗插到孟良崮之时阵亡。
  如果张真的是敌人,那么,对于这样结果,我方应该感到高兴才是。然后事实恰好相反。对此,华野高层愤怒到了极点。孟良崮战事结束后,陈毅甚至在大会上怒气冲冲地批评有些官兵违反战场纪律,擅自杀死张灵甫。这是十分异常的。按照常理,对于战场中阵亡的国军将领,解放军总是简单地判断为“战斗中击毙”或者“绝望中自杀”,不需要进行批评,更不需要调查。
  但是,对于张将军,华野却作了详尽的人证调查和尸体检验,最终确认是被我方枪杀。这说明什么?这只能说明华野司令部非常清楚地知道张在战斗的最后关头将欣然归队,故根本不可能自杀,也不会在我军逼近时进行反抗,亦不存在“战斗中击毙”的可能性。
  因此,华野司令部没有相信一线部队的“依法击毙”的报告,仍然进行了独立调查。而结果果然不出陈栗所料:张是在投降时被错误地枪杀的。
  这不仅是一起违反战场纪律的事件,更是一起惨痛的误杀事件。尽管华野司令部试图对中央隐瞒这一真相,但却无法瞒过周公。多年来,周公对此一直耿耿于怀,最后用一种特殊的方式对此进行了弥补。建国后,周公多次向张将军的遗孀王玉龄女士发出邀请。1973年,中美关系缓和,周公接见并宴请了来访的王女士。关于那次见面,王女士有一个意味深长的回忆,让人能够深切地体会到周公痛惜不已而“欲言又止”的心情。这种心情,也是无法用常理来解释的。
  她特别强调,周公赋予她自由进出中国的便利。而当时只有两个海外华人能够享受这一待遇。另一个就是杨振宁。这无法用“统战”来解释。毕竟在国共战场上战死的国军将领数十人,他们的亲属在海外也亦非少数,但他们没有得到张将军亲属那样的待遇。这样的区别对待,只能用一个原因来解释:张将军是一个具有特殊身份的国军将领,他不是因为顽固孝忠于蒋家王朝而战死或者自杀的。
  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在中国大陆制作的反映孟良崮战役的电影《红日》中,张的形象被塑造得英武无比。这不符合大陆电影的惯例。我记得小时候看《红日》,周围的成人就有不少人会夸奖张将军“很帅”,颇令我不满。现在看来,那不是随意之举,实有深意。到了现在,我才明白它的深意所在。
(来源:网络)
简评:张灵甫将军在慈利指挥过作战,将慈利从日军手中解放了出来,于慈利有功,很感谢他。他是一个有着过硬军事素材的将才,这篇文章分析得很好,张灵甫将军的确有可能是我党潜伏者,只可惜,小战士不懂事,活捉就好了。
快乐慈利,幸福传递!欢迎来玩慈利网!https://www.wancili.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玩慈利网 ( 湘ICP备12012604号 )

GMT+8, 2018-12-15 02:1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